首页 > 对话

对话著名出版人和摄影家邹本东:人生常常始于偶然而奔走于热爱

2020-08-22 编辑: 仲鹤

编者按:我们与现在对话,发现过去,看见未来。Hi威海城市客户端访谈栏目《对话》,给你一个独家视角,解读每个精彩人生。

8月的威海,清朗明净,气候宜人。

邹本东又回到了威海,他迷恋故乡的山山水水,都在他的摄影作品中,威海的蓝天、白云、红瓦、绿树、碧海、金沙,不一而足。

他有很多身份,既是著名的出版人,也是国内著名的摄影家。与邹本东对话,不像在与一位老者谈人生,而是去感受一个人的生活场与艺术场,一个探险家对于神秘未知的执着与奋不顾身,一名艺术家对于天地大美的向往和无尽追寻。

“当你见过卡瓦格伯峰顶的中秋圆月,见过克什克腾奔腾而过的马群,见过喀纳斯静谧的早晨,见过甘南草原的满原野花,那你就不会在意一朝之短长。”

邹本东说,他这一生经历了三次从头开始,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人生常常始于偶然,奔走于热爱。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虽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他所热爱的人生,就如同他拍摄的照片一样,如海洋般深邃的暗夜,充满野性的河流,黑土地上的磅礴力量,不拘泥于一草一木。

年轻的人啊,不要惧怕从头再来

1941年4月28日,邹本东出生于荣成市上庄镇的一个普通家庭。

他和那个年代里的普通少年一样,劳动,学习,寻找快乐。

但是在内心中,邹本东不甘于生活就这样朴素简单,他希望自己能够拥有更广阔的天地。

17岁的时候,邹本东参军入伍。

“小时候家里穷,都吃不饱饭,参军以后吃得饱,生活条件也好,部队历练了我,所以我立志要在部队里好好表现。”穿上军装的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期待。

命运首先给了他一颗甜枣。

由于表现优异,邹本东进部队第二年就入了党,没过几年又被提拔,负责管理部队的生活账目。

接着,命运又给了他一顿棒打。

一次,在清点账目的时候,邹本东发现少了二百五十元钱,他马上向领导汇报,提出要查账。

但是事情的走向却令他始料未及。由于丢失的钱始终没有找到,他这个经管人受到了严厉的处罚。

邹本东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随后离开了部队。

脱下引以为傲的军装的时候,邹本东满心都是委屈,但是他接受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永远不要怕从头再来。”他对自己说。

转业后的邹本东,被“发配”到青海地震局,那里气候恶劣、条件艰苦,在那里一分快3投注平台app的人很多都是“犯过错误”的人。

后来,命运给了他一个说法。

在他去青海后不多久,部队给他去了一封信,说钱找到了,查出是被一个战士偷走了,邹本东恢复了清白,但是机会和前途却都没了。

邹本东只能在青海扎下了根,一待就是八年。

海拔六千米,是梦想开始的地方

人生本来就是充满着偶然和意外。

在青海地震局,邹本东拿到了他人生的第一台相机,德国产的“莱卡”相机。

他也因此接受了一项新的任务——拍摄地质队在海拔6000多米唐古拉山寻找稀有天然水晶矿的事迹。

不会拍照,邹本东就自己找书看,练习拍照需要胶卷,他就自掏腰包。

那个年代,邹本东一个月的工资几十元,一卷胶卷将近2元,他把一半以上的工资都用在了拍摄上,为此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那个时候,邹本东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干劲。不会冲洗照片,没有冲洗器材,他就蒙上被子,用红灯泡,自己调配显影液。

在这个海拔6000多米的地方,邹本东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乐趣和目标,走上了新闻摄影的道路。

他经常和探矿队员一起跋涉在海拔6700多米的唐古拉山脉,用镜头记录严酷条件下的一分快3投注平台app和生活。

那是一个终年冰雪覆盖的无人区,到处都是陡峭险峻的山体和晶莹剔透的冰川,自然环境非常恶劣,虽然探矿一分快3投注平台app都在七八月份,但时常大雪纷飞,气温经常跌至摄氏零下20度。

一张照片记录着当时的情形:一组探矿队员穿着皮袄和皮裤,背着氧气瓶,在茫茫雪地里跋涉,攀山越岭。

1968年,《青海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邹本东的摄影报道,自此,他的作品开始时常见诸报端。

后来,邹本东的摄影作品被发表在《人民画报》上,还在北京做了展览。

在他人生的高光时刻,命运又与他开了一个玩笑。

由于多次超越身体极限的采访,邹本东在作品展览期间突发脑膜炎,生命垂危。

脑膜炎在当时是死亡率极高的疾病,卧病半年后,邹本东竟然奇迹般地挺了过来,但是他留下了终生耳鸣的后遗症,身体条件也不允许他继续在高海拔地区一分快3投注平台app了。

邹本东再一次被打回了原点。

一切又归零,回鲁重操摄影旧业

1972年,邹本东调回山东,到山东画报社一分快3投注平台app。

但是原有的职务不能保留,要“一切归零”,他又要面临从头再来,从一名普通的摄影记者开始干起。

与之前相比,邹本东淡定了很多,一门心思扑在摄影上,“是金子总会发光”,他有技术,就很有底气。

他当时的摄影作品,大多数是反映上世纪70年代后期的农村生产、生活场景,到处都是一股热腾腾的气息。

在邹本东拍摄的照片中,有很多大人物。

有山东话剧团青年演员薛中锐和倪萍共同参演话剧《决战》的剧照,也有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张富贵和社员一起参加农业劳动的场景,还有粉碎“四人帮”后,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朱逢博回济南母校演出的盛景。

而更多的,是记录小人物的时代情怀——

沂蒙山革命老区的小山村里,光荣的参军喜报送给年迈母亲;

兖州县大安公社的打麦场上,社员们在劳动间歇用大碗喝水;

济阳县庄户剧团下乡演出前,一个演员在村民的围观下化妆……

在山东画报社,邹本东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一年有八个月都出差在外,当时山东画报的很多封面照片都是他的作品,他很快就成为了主力记者。

从城市到农村,邹本东走过很多地方,也包括自己的家乡。

1976年,荣成县大鱼岛村被誉为“海上大寨”,当时村支部书记毕可友和社员一起收割海带的场景被邹本东拍入了镜头,并刊发在媒体上。

“劳动是最美的。”邹本东很怀念那个热火朝天的年代。

这些真实的影像,让人们如今回望那个年代时,能够触动心中的缅怀,感慨时代的变迁。

投身出版业,掘金改革开放大潮

在山东画报社,邹本东历任摄影组副组长、摄影组组长、编辑部主任、副社长、社长,后来又升为山东出版总社副社长。

走上领导岗位的他,面临的是一项新的挑战: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掘金。

1987年,山东画报社负债890万,举步维艰,在那个年代里,这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

1988年,刚当上山东画报社社长的邹本东盯上了彩扩业务,他认定这将是一个比卖报更赚钱的领域。

但是在那个年代,不认同他的人称之为,不务正业。

邹本东不管,他认准了这个方向,为了堵别人的话,他干脆叫出一个口号“以副养主,以报养报”。

在上世纪80年代,邹本东提出媒体搞多元经营,这是一个极具先进性的想法,但是,一分快3投注平台app不能只体现在口号上。

最大的问题出现了,缺钱。

当时引进彩扩设备需要的资金大约是200万,银行不给贷款,邹本东就利用自己的资源挨个去借。

最终山东画报社的彩扩业务办起来了,意想不到的是,马上就到达了盈利高峰。

当时,一张照片的冲洗成本是0.19元一张,对外售价0.48元一张,生意火爆,一天就能有10多万元的进账,邹本东掘到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桶金”。

进入90年代,看准了出版行业的市场,邹本东又花重金引进中国第一台喷绘机,开始做起了出版业务。

《图片中国百年史》是山东画报社印制的第一本书,继而打开了媒体创收的又一个新局面。

有了钱,邹本东大刀阔斧搞改革,想方设法给记者配备最好的摄影设备和照片制作条件,在舜井街建起了山东画报社大楼,他还建职工宿舍,想让每一个职工都能分到一套房子。

谈到自己近三十年的任职经历,邹本东最自豪的就是“没有拿公家一分钱,都是在为公家挣钱”。

2001年,邹本东从山东出版总社副社长的职位上退休。

这时候,他又面临人生的一次新的选择。

重回大西北,感知大美无疆境界

退休的人可以做什么,养养花,溜溜弯,健健身。

但是邹本东不一样,千里之外的亘古莽原是他藏在心底三十年的一个梦。

摄影是他职业生涯的起点,也是他从领导岗位退休后重新找回自己的起点。收拾好了行囊,邹本东踏上了去大西北的路。

“在西藏珠穆朗玛峰观景台,看到眼前有四座海拔超过六千多米的山峰连绵起伏,心中觉得无比宽敞,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这时候我终于又做回真正的邹本东了。”

他热爱大西北的质朴与豪迈。粗犷,是根植于他生命中的性格。邹本东不喜欢局部小景,而是倾心广袤的草原和群山,还有沙漠、大河。

邹本东拍摄珠穆朗玛峰,不厌其烦地在不同角度、不同季节、不同天气拍了数千幅,夜色未收,零下几十度,风能把人吹翻,可是他已经支好相机,等待一场光与影的盛会。

在他的作品中,有一幅《卡瓦格博峰》整整拍摄了8年,这张照片的震撼之处在于,山峰的肩上扛起了一轮圆月,在浓云包裹的金字塔雪山上,这一轮明亮的圆月尤为珍贵。

为了等这一轮中秋圆月,邹本东每年中秋节都会来这里,等待天明,日光将卡瓦格博峰峰顶照亮,月亮挂在山肩的那一刻。

但经常是,恶劣的天气突如其来,浓云瞬间将月亮挡住。

2014年,邹本东又一次来到这里,在卡瓦格博峰下,他等待着,期待着。

月亮在云中缓缓地露出了脸,邹本东克制住激动的心情,等待月亮从云彩中跳出来的那一刻。

看到了,一轮明月靠在山肩!

邹本东迅速拍下3张照片,5秒钟之内,涌上来的云彩又遮住了明月,再也拍不到了。

8年的等待,只为了这5秒钟,邹本东觉得非常值。

别人问他,你为什么这么执着?

“因为我无法辜负。”他这样说。

在他心中,摄影是一门艺术,要用眼睛感知,用心灵体会,倾心聆听万籁回响,呈现大美无疆的境界。

这是一种率性的浪漫,有梦想的人,永远在路上。(Hi威海客户端记者 王璐瑶/文 刘彬/图)